书荒啦文学网 > 麻衣神算子 > 第1159章 大小梁渠

第1159章 大小梁渠


   推荐阅读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听到我的那句话,大梁渠沉默良久,眼角又是落泪。
  
      它知道,我是不会杀它的。
  
      我没有立刻去大梁渠那边,而是先确认了一下我的同伴有没有事儿,在确定他们的伤势不是很严重后,我也才放下心来。
  
      此时我已经也是让阿锦回到了命理罗盘中休息,竹谣的话就去把我的同伴们分别救治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我这才缓缓走到大梁渠的身边道:“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,希望你能够如实回答我。”
  
      大梁渠说:“你是天罚,我又怎会对你隐瞒?”
  
      我毫不迟疑,它和天罚当年是如何被解除的封印,又是如何遇到的那个老道士,还有怎样遇到的我的父母。
  
      我一口气问了这么多的问题,梁渠也没有厌烦的意思,而是缓缓从泥洼里爬起来道:“我们接触封印,实属偶然,是当时一个所谓的人类的考古队发现了我们,无意中毁掉了封印的关键部分。然后我就苏醒了,所以我便带着石棺飞走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和天罚冲破了封印,自然惊动了帝君,他就开始派人搜寻我们,恰好那个时候,我们碰到了那个老道士。他的实力极高,怕是不比帝君和人王差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他帮我们隐藏这里,并设下极强的结界,还为天罚造体,他说,只要天罚进入这个身体了,四十年时间便可恢复原来的实力,就可以找帝君和人王报仇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当时真的很想天罚去拥有那副身体,因为那千年的封印,让我心里很气闷,我恨不得马上就把帝君和人王碎尸万段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天罚却拒绝了,他说封印了他数千年。现在他出来了,想到第一件事儿不是报仇,而是如何把天道更好的维持下去,他说帝君篡权,可他并不是一无是处,至少几大灵异分局把灵异分局治理的井井有条。
  比昆仑当权的时候强多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虽然其中还有很多的瑕疵,但并不是不可以弥补,所以天罚想要去帮帝君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忍不住道了一句:“他那么轻易地就放下了仇恨吗?”
  
      梁渠说:“谁说不是呢,天罚放下了仇恨,可我却没有,我想要报仇,我想要杀了帝君、人王、仙极老祖和神君,我甚至想要毁掉所谓的天道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那个时候刚从封印里出来,被仇恨蒙蔽了双眼,所以那个老道士就蛊惑我,他说,让天罚暂时入魔,这样就可以报仇了,等报仇之后再把天罚的本心还回去,这样天罚还可以重掌天道,做回他高高在上的天道维持者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当时就动心了,我不但想要报仇,更想着天罚坐回自己原来位置,我不想他屈服帝君,所以我就和那个老道士合力摘取了天罚的本心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为了取得我的信任,天罚本心他保管,天罚本源则是交给了我,让我可以用它来制约天罚心魔。因为心魔肯定报仇心切,不懂克制,需要我约束着它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们这里来了几个人,其中就有你的父母,你父母单独去见了那个老家伙,好像是打赌什么来着,那个老家伙竟然输了,把天罚本心输给你了父母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父母离开了那里,不过却也答应要对那里发生的一切保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在你父母走后,那个老家伙嚷嚷着要去找你父母讨要回天罚本心,然后就走了。之后就再也没回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的就这么多,再多的就不知道了,那个老家伙是谁,长的什么样,我全然没有见过,因为他和我们见面的时候,脸上总是戴着一个惨白色的鬼脸面具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在这里待了将近二十年,我在等天罚的力量的恢复,而在这个过程中,我看着天罚的性情一天变的比一天陌生,我渐渐发生了动摇,可我并没有放弃报仇。
  ”
  
      “直到你们过来,在战斗中让我看清楚了,天罚魔心的真嘴脸,我才知道,原来的天罚已经被我给毁了,我心里很懊恼,很后悔……”
  
      大梁渠没有继续说下去,后面的事情我们都亲身经历了,也不需要它再说了。
  
      此时竹谣也是给我的同伴们救治完毕,现在跑过来给大梁渠治伤。
  
      这件事儿说完了,我就问大梁渠:“还有件事儿,你好像对同类有着很深的敌意,这是为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大梁渠道:“因为我曾经收养了一个人类的孩子。被同类驱赶,它们甚至吃了我的孩子,我身为梁渠,可我心里却是深深恨着这个种族。”
  
      “所以我见到大的梁渠就是杀,见到小的吃,从无例外,这也是为什么现在世界上没有剩下梁渠的原因,在天罚维持天道的时候,我已经把这世界上的梁渠杀的不多了。”
  
      这梁渠的报仇心里还真是强啊。
  
      也难怪它会被那个老道士利用。
  
  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对大梁渠说:“那些仇恨都多少年了,你还放不下吗?因为你,梁渠一族都要被灭族了,还不够吗?”
  
      大梁渠沉默了一会儿小声说:“够了,放心好了,你若如天罚一般待我,我也会像保护原来天罚一样保护你,以及你身边的每一个人。”
  
      保护我?
  
      保护我身边的每一个人?
  
      我心里猛然有些激动,这么说来,大梁渠要加入我们的队伍了?
  
      接下来我们和大梁渠又聊了一会儿。
  聊不出更多的线索了,我们就凑到一起休息。
  
      此时枭靖和林森已经恢复了。
  
      王俊辉、徐铉、梦梦、安安和阿一气息也是顺了过来,不过要是想要完全康复,那必须再回去静养十多天才可以。
  
      至于大梁渠,伤的比较重,不过它的承受能力很强,立刻又站了起来,看样子它自由活动是无碍了,当然,它要是完全恢复,那需要的时间就更长了。
  
      接下来我们又在这边查探了一下,同时也对枭家悬案查探了下。我们也是很快就清楚了。
  
      当初枭家有一个厉害的神通者,是跟着我父母一起来过这里的,我父母发誓要隐藏这里的秘密,可那个神通者却是起了歹心,私下安排一些人想要来这里盗取天罚魔心的身体,结果却是被大梁渠所杀。
  
      后来事情败露,那个神通者想要亲自过来出手,也是被大梁渠灭杀。
  
      至于人搜索不到这里的情况,是因为大梁渠有着极高的隐匿神通,所以这里的事情就成了悬案。
  
      而且那个时候,这山洞也是完全被堵上的。
  
      我问梁渠,为什么我们这些人过来。它却肯显身了,它说,因为它感觉到了天罚的力量。
  
      我问它为什么偏偏对林森和枭靖下手,它的回答是:“因为他们两个最弱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梁渠这一点回答,林森还好,枭靖则是有些不服气。
  
      虽然不服气。可枭靖却没有再说什么。
  
      至此,这里所有的事情基本都搞清楚了,我父母的案子终于也是又往前推进了一步,虽然距离最终的真相还有很远的一段路要走,可走着总比原地踏步的强。
  
      我们在这边休息了一天,梁渠就托着青石棺。然后又拖上我们直接回西南去了,当然枭靖没有跟着我们一起,他直接回了华北分局。
  
      随着这个案子的结束,上一代天罚已经身殒的事儿便在灵异界的高层中传开了。
  
      不知道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儿,引的帝君和人王来找我。
  
      这次回西南,我们带回一只巨大的梁渠,这也是让蓬莱驻地的不少人大吃了一惊。
  
      在知道这梁渠和原来的天道维持者天罚有关系后,吃惊就变成了敬畏。
  
      而后他们又知道,梁渠现在跟了我,它们看向我的眼神就又狂热了很多,因为我总是能给他们带来惊喜。
  
      带着大梁渠回来,康康就吓了一跳,它一直躲在竹楼上,不敢下楼来和梁渠玩,甚至连梦梦和安安呼叫康康,康康都不肯下来。
  
      徐若卉抱着丫头,也是鼓励康康,让它下去,康康却是摇头说:“它,是坏人,我记得它,我的父母死的时候,它也在场,我感觉到,它好可怕……”
  
      难不成,大梁渠杀了康康的父母?
  
      听到康康这么说,大梁渠直接在竹楼前面匍匐了下去,它对着竹楼的康康道了一句:“对不起,之前大肆屠杀梁渠,的确是我的错。如果是我杀了你的父母,你想要报仇,我绝对二话不说。”
  
      此时康康忽然道:“不是,你没有杀我的父母,是你,是有人要杀我的父母。你把我和父母分开,你直接把我扔进了冰川里面,我在那冰冷的地方睡了不知道多少年。”
  
      听康康说到这里,大梁渠愣了一下道:“你是神族内战时期的那只小梁渠?你的父母被神族的军队屠杀,你傻乎乎要贴上去,我在战场上救了你,也是在那次的战场上,我救下了天罚,可因为你在我后背上没有爬稳掉进了冰川里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以为你死了,没想到你竟然活了下来,数万年了,没想到还能看到你,而且,你还是和原来的个头差不多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明白了,这是上天在给我机会,几万年前我救下了你和天罚,然后丢了你,养大了天罚,现在我丢了天罚,却找回了你,我明白了,是天道在给我机会,让我赎罪的,你是天道给我赎罪的机会!”
  
      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:紫幽阁即可访问!
  
      
  看过《麻衣神算子》的书友还喜欢
  
  
  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(按住三秒复制) 下载免费阅读器!!